当前位置:温州苍南佛教公益网站 >> 苍南慈光 >> 港澳台慈济

解密慈济如何进入大陆 1991华东大水灾打破交流坚冰

发布时间:2013-11-5 来源:慈济基金会 字体:[ ] 浏览次数:2764
1991年,中国华东地区发生世纪特大水灾,慈济证严法师在台湾社会也还处于对大陆种种误会与不了解的情况下,以佛教的大无畏慈悲精神,力排众议,在台湾发起大规模慈善募捐,募捐活动创造了台湾最惊人的记录,然而大陆受灾之广,灾情之严重,也是实实在在考验着大陆和台湾的智慧,灾民与慈济人,以及政府的态度,种种从所未有的问题,现实与历史的纠结,救灾与政治的隔阂,双方心中的疑惑和忧虑,在不断的接触中冰融消退,从对立到了解,从猜疑到释然,慈济人以无畏的大爱和悲心,终于打开了固结在两岸民众和社会之间的坚冰,跨越了政治的隔阂,因为1991大水灾,两岸交流从此破冰,台湾慈济也从此真正走进大陆。

视频连接:http://fo.ifeng.com/news/detail_2013_11/05/30965489_0.shtml

核心提示:1991年,中国华东地区发生世纪特大水灾,慈济证严法师在台湾社会也还处于对大陆种种误会与不了解的情况下,以佛教的大无畏慈悲精神,力排众议,在台湾发起大规模慈善募捐,募捐活动创造了台湾最惊人的记录,然而大陆受灾之广,灾情之严重,也是实实在在考验着大陆和台湾的智慧,灾民与慈济人,以及政府的态度,种种从所未有的问题,现实与历史的纠结,救灾与政治的隔阂,双方心中的疑惑和忧虑,在不断的接触中冰融消退,从对立到了解,从猜疑到释然,慈济人以无畏的大爱和悲心,终于打开了固结在两岸民众和社会之间的坚冰,跨越了政治的隔阂,因为1991大水灾,两岸交流从此破冰,台湾慈济也从此真正走进大陆。

曹阳:那个时候老百姓,自发的上去用身体堵啊。

顾国平:坝头倒了,要用船啊用土啊往那边填呀,人要像土一样,挡住那水。

仇培:台湾人对我们很敏感,我们对你们也很敏感。

殷守余:一个是台湾,能回避尽量回避。

仇培:就是在接触过程中实际上大家都保持很大距离。

殷守余:第二个是佛教,那时候大陆很怕佛教渗透什么的,怎么会跟佛教在一起。

2010年08月20日慈济基金会挂牌

视频片段:我们掌声欢迎,请揭牌。

2005年01月29日两岸包机直航

视频片段:在摄氏零下10度的冷冽中,北京首都机场前往台湾的班机顺利起飞。

2001年06月13日两岸骨髓捐赠

视频片段:辛苦大家,我们终于把生命带来了。

医生:我祝福你早日康复。

患者:好,我都挺好的。

1998年10月15日上海辜汪会谈

视频片段:中断三年的辜往会谈终于在今天展开了恢复,这三年之间包括了教育、经济、文化等许多的议题。

1991年05月21日

视频片段:加油、加油……1、2、3……

解说:这是1991年一个很难遗忘的夏天,从5月22日开始,连续一个多月的强降雨让整个中国大陆滑动地区全部淹没在汪洋里。

周进军(周庄慈中校长):从早下到晚,从白天到黑夜,反正是接连不断的下。

顾国平(兴化副市长):从卫星上看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整个城市、农村、农田都下水了。

解说:天仿佛破了个打洞,暴雨就这样不断地倾泻而下,甚至太湖流域等地也被迫炸堤分洪,包含江苏、安徽、河南省等19个省市相继告急,农田没了,道路淹了,两米高的房子也全诙了,老百姓几乎无力招架,猝不及防。

曹阳(兴化民政副局长):实在走不了,自行车什么都走不了,学生去上学或者是工人去上班,出去去购买一些生活的必需品,一般的老百姓居民那就得靠船的摆渡。

顾国平:家里的生活都是靠船把一些必要的生产生活用品带回去,人都住到我们集体规范的地方,整个兴化城赤涸一片,全是水。

解说:即便七月中旬暴雨停歇后,大水始终没有退却,足足两个月老百姓都在水中度日,许多人忍着泪收拾残破的家园,遭受波及的区域都是大陆稻米小麦的粮食产区,换句话说都是中国的粮仓,鱼米之乡的江南顿时无粮可食,只能勉强靠着面糊苦撑过日。

李忆慧(慈济志工):那位老奶奶,她手上抓着鱼,然后从跟着我这样子面对面走过来,然后我拿着相机拍下来,拍下来相机拿下来的时候,她已经走到我面前,就抱着我哭了,我也是跟着她,就跪下去就抱着她,她那时候她就抱着我说她说家没有了,家都没有了。

解说:1990年,台湾踏上世界晶圆代工之路,1990年,台湾股市飙上12600点,1992年,台湾人均收入突破10000美元,1995年,台湾外汇存底1050亿美元,足足是大陆的两倍,九零年代的台湾繁荣的盛况远超过现在,人人都说“台湾钱淹脚目”,只是经济热、政治冷,两岸关系也才刚因为开放大陆探亲稍稍融冰,华东水灾该不该伸援,内外都有许多杂音。

黄华德(慈济志工):因为我们台湾是一个民主德社会,所以各种角度都有,就有人反对,一定会有,就是因为不了解,怎么我们支援他,然后他用飞弹来打我们,怎么这么样傻,怎么样。

视频片段:两辆宣传车,首先到中正纪念堂附近查看环境。

军警人员只有加添拒马以保持安全距离,不料就在将近12点……

林雅美(慈济志工):就说你们慈济去救灾,然后他们把这些钱拿来那个买飞机买炸弹来炸我们,因为当时有导弹,所以那时候就会有这种的声音出来。

解说:各种声浪纷至沓来,但证严法师背负着宗教家“人伤我痛人苦我悲”的使命,岂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

黄华德:同体大悲,无缘大慈,然后全世界我们都要去,隔岸的你哪里有说一个要跌到井里的人,你问说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不可能这样嘛,所以所以这个慈悲没有敌人,智慧没有烦恼。

林雅美:你不是用战争才会和平,上人就是给我们说我们要用爱的路铺过去,你要爱你所爱的人是很容易的,但你要你所不爱的人那是不容易,这是佛教最高的境界。

解说:7月16日,在多方审思后,证严法师决定力排众议,透过慈济道旅半月刊以“一粒米中藏日月”为题,正式公开呼吁全球慈济人声援大陆赈灾,而联合报、中国时报等各大媒体也以斗大的标题报道了这项行动,8月25日,为了更进一步凝聚台湾人的爱心,证严法师不顾部分激进人士的批评,无惧纷扰挺身而出。

证严法师:这回大陆的灾害我很担心,我担心要救大陆,可能号召不来这股力量,但是看到受灾受难的人,他们是长期就是在那种贫穷困苦(的环境)里面生活,所以我们应该要来同情他们,他们和我们的缘是很深,现在他们有灾有难,我们不应该袖手旁观,我们应该大家来发挥这分爱。

解说:而慈济人也秉着救人济世的精神,用各种行动为华东灾民募款奔走。1991年尾声,华东水灾后的第六个月一场爱心接力的园游会在台湾最高学府的台大校园热闹登场。

视频片段:哪一位愿意用10万块钱来表示您的爱心?好,有一位先生,这位先生在下面,你要不要过来,过来一下,你过来一下。

他是我们陈金海师兄,陈金海师兄。

陈金海先生。

罗时丰:友情,人人都需要友情。

解说:引吭高歌的大牛罗时丰,负责主持的孙越、陈淑丽,演员勾峰还有已经辞世的郎雄、葛香亭等,不少当时知名的文化演艺界人士都前来共襄盛举。

罗时丰:要珍惜友情可贵。

视频片段:一包20块……买两送一……

柳丁、橘子一袋都50元,赶紧来买,快哦……来向前走,快点哦。

师妹生意好吗?

生意非常好都来不及舀。

来不及舀,卖多少碗?

难算碗啦。

林雅美:刚开始我们想说如果有200个摊位就非常满意,非常好,后来因为点券增加到五万张,所以我们没办法就要求多一点,到400个摊位再增加。

解说:义卖商品五花八门,琳琅满目,这些也全都是志工自掏腰包筹措而来的。

记者:你生意好吗?

慈济志工:非常好。

记者:你卖什么东西?

慈济志工:卖四物,(素的)四物面线汤。

记者:卖多少碗你知道吗?

慈济志工:卖上千碗有了。

林雅美(慈济志工):来吃饭的只有中午,所以我们本来是预计没有那么多,但是后来听说大家都有的还没有到11点多钟就把东西卖光光了。

男:捐爱心,来,你说10块我也卖,100块我也卖,没有关系爱心,爱心大拍卖,完全大拍卖。

解说:短短6小时的活动15万人次募得8523万元善款,创下了台湾公益史上最惊人的记录,而这场活动不光鼓舞点燃了台湾爱心,在那个急功近利的时代滴滴善念更显得真诚可贵,当慈济人踏上神州时眼前触目所及尽是断垣残壁,灾情遍及19省,受难人数超过两亿,尽管台湾人的爱心再多如此广漠的灾区也如同杯水车薪,如何妥善处理考验两岸智慧。

仇培(全椒开发区主任):慈济虽然当时给大陆的赈灾的资金还是比较大,但是如果是按照灾区来分下去还是会有问题所以他(慈济)就提出了,慈济就提出了直接的原则和重点的原则,所以当时严部长就讲哪里……,华东水灾哪里最严重呢?那就是安徽,到了安徽以后讲,安徽哪里最严重呢?就是全椒。

解说:讲话不疾不徐的是安徽省全椒县经济开发区主任仇培,他也是当年慈济基金会初来乍到全椒时的对台办主任,岁月如梭,一切物换星移,但故人依旧别来无恙,少了政治包袱如今能肆无忌惮畅所欲言,不过20年前与慈济人接触时却是战战兢兢,时时警惕。

仇培:实际上大家都很敏感,就是台湾人也对我们也很敏感,我们对你们也很敏感。

记者:(还不了解)。

仇培:大家都很审慎,就是在接触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大家都保持很大的距离,非常审慎。

杨亮达(慈济志工):这一个过程一般人不了解以为说,说那么轻易的随便就能够去大陆赈灾,没有那么简单,慈济就是很有步骤的从台湾取得我们陆委会的认同,然后在中国大陆取得他们中央的同意,然后再到地方去这样。

殷守余(全椒县长):一个是台湾,台湾接触不是很多,尤其是我们政府官员,听到台湾来说这个感到,能回避尽量回避吧,不了解情况,第二个是佛教,第二佛教,那时候大陆很怕有什么佛教渗透啦,佛教怎么样,怎么会跟佛教在一起。

林雅美:他们也是非常防备我们呢,他们也怕我们去渡化他们的人民,我们那时所有的东西都不能带进去,连上人的照片我们都不敢,都不能带进去,我们只是说,他们给我们的一个理念说我们只是说给你纯粹来救灾,不能宣导,不传教。

解说:善门难开,人心难解,即便慈济人踏上了神州大地满溢的爱心一时间也难以跨越那道无形的藩篱,尤其九零年代台海两岸所身处的时空总还摆脱不了历史纠结,也让初始的交流充满猜忌与疑心。

仇培:吃饭的时候她们(慈济人)在小声说话,你们看看这个仇培像不像共产党,然后她们讲不是,他肯定不是,我问为什么不是这样?她讲不是说共产党是青面獠牙吗。

解说:现在听来十分莞尔,而这些曾经被误解为青面獠牙的共青最终在彼此不断磨合中肯定了慈济,甚至在退休后依旧挂念一起共患难的台湾挚友。

华东水灾灾民:我感动的几乎流下了眼泪,当我拿到那个产权证的时候我简直说不出话来,不知道怎么说是好。

我们真的感恩你们台湾同胞对我们爱的奉献,这个赞助给我们住那么好的楼房。

慈济志工:像照顾你的孩子一样照顾这个家,爱这个家,因为这个家是几百万人集中的力量给你们住的,祝福你们好不好。

解说:从对立到了解,从猜忌到惺惺相惜,91年从民间团体展开的交流有着两岸融冰的划时代意义,慈济人的善行与坚毅更是打开心门的关键之钥,在那段灾民最无助的日子里,志工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会下乡访视,淹水时不顾自身安危冒险乘船勘灾。

仇培:因为所有的房子什么的都被淹掉了。

记者:(淹多高啊)?

仇培:淹了有七、八米,四、五米都有。

记者:(所以那时候怎么走)?

仇培:坐船,全部坐船,然后什么也看不到,看到的就是树上缠了很多的蛇,因为它(蛇)其它地方都不能待了,它(蛇)就待在那上面,所以当时情形……

记者:(情况那时候还蛮危急的哦)。

仇培:非常危急。

解说:而暴雨后酷暑接踵而来,顶着烈日志工依旧徒步到处查探。

曹阳(兴化民政副局长):那个当初是核对这个灾情的时候,有的时候都是每一个灾民点上,都要走到,而且还要走到很多户去看,所以非常非常辛苦,很多的时候回到这个二招,就这个住的地方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其实我晓得,内心晓得他们也会很疲倦,但是他们没有叫过苦,也没有一个人掉过队,或者是在宿舍里面请假什么的,都是这么坚持下来。

解说:甚至当时农村条件不如现在,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踩空深陷泥泞。

曹阳:以前像那个粪坑是露天的粪坑,没有很漂亮的厕所,老百姓可能就把粪坑上面铺上了草,就是那个什么稻草,麦草一类的,去给它遮掩上,就看不出来,看不出来这个上面是一个粪坑,然后我们就有一个(慈济)成员就是在忙着拍照片,也不晓得这里面是粪坑就掉进去了,所以说那一次我们感到很内疚,后来帮那个成员就洗呀,搞得哎呀…,那次印象也很深。

解说:暮然回首,许多人许多事都已逐渐尘封,但那份超越意识形态跨越政治的爱终究难以磨灭。1991封闭多年的两岸因为世纪水灾,民间交流破冰,1991从此以后善的种子在神州大地上循环不息,时代巨轮从不会停下脚步,但历史会永远铭记。

 

责任编辑:本站综合
1.凡未标注为本站原创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若您发现本站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