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温州苍南佛教公益网站 >> 人间佛教 >> 绿眼睛

三集广播剧:绿眼睛在行动

发布时间:2010-12-16 来源:绿眼睛 字体:[ ] 浏览次数:2782
【编者注:】作为温州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温州绿眼睛已经走过了艰辛但收获累累的十年。对他们的默默坚持和无私奉献,除了敬佩,还是敬佩!温州电台特以他们事迹制作成三集广播剧《绿眼睛在行动》,作为送给他们的生日贺礼吧,希望更多人能加入到他们行列,让温州的天更蓝、水更绿、环境更好:


三集原创广播剧
 
《绿眼睛在行动》
 
时  间  当代
地  点  浙江温州
 
人  物
方  明   男,27岁,“绿眼睛”环保组织创始人,稳重内向;
晓  白   男,24岁,浙江温州人,“绿眼睛”环保组织的骨干,活泼外
向;
朱  强   男,25岁,福建人,“绿眼睛”环保组织的骨干,腼腆,话少,
爱吹口琴;
阿  林   男,24岁,绿眼睛”环保组织的骨干,胖胖的憨憨的;
杨小小   女,22岁,温州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在温州电台实习,快人
快语;
另有志愿者、警察、市民、小贩、偷猎者等群众演员
旁  白   杨小小的解说,活泼流畅。
 
 
[动感的音乐。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
志愿者 (接听电话)你好,这里是“绿眼睛”野生动物救助热线。
姑  娘  绿眼睛,我下午到鳌江玩,滩涂上趴着一只怪物,好象传说中的
鳄鱼,你们快来看看!
[叠进电话铃声。
酒  客 (带着醉意)你、你是绿眼睛吧?我、我刚喝完酒回家,路边蹦
出来一只浑身盔甲的东西,我的妈呀是穿山甲!肯定是从附近野
味餐馆逃出来的……
[叠进电话铃声。
老奶奶  绿眼睛吗?104国道上有辆卡车,里面装了一千多只猫咪,叫得
惨啊!听说要运到广州做菜……
[叠进电话铃声。
小学生  (神秘地)绿眼睛的大哥哥,我们春游,发现芦苇丛里布满鸟网,
上面好多小鸟叫得好伤心,肯定是偷猎的坏人干的!
(另外一个小孩抢过电话)让我说!报告绿眼睛,还有两只受伤
的小猫头鹰,大概是刚刚学飞的猫头鹰宝宝,飞行技术不行,跌
落到地上的。你们快来救救它们!
志愿者  好的,请把地址和情况说得详细些,我们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救助车的声音,呼啸而去。音乐。
        [音乐中,出打字声音,叠进旁白。
旁  白 “绿眼睛”是总部设在浙江温州的民间环保组织,以“保护动物
打击犯罪和促进公众参与环境运动”为使命,多次获得国际性
“福特环保奖”和代表中国环保最高荣誉的“地球奖”,成为国
内获奖级别最高的环保组织之一。它的发起者和骨干成员,是
一群80、90后的年轻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绿眼睛”。
        [音乐继续。
报  题  请听广播连续剧《绿眼睛在行动》。
 
 
第一集
 
旁  白  我和“绿眼睛”结缘,是在2007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地点:温
州市花鸟市场大门口。
[热闹的温州花鸟市场。各种鸟的叫声中,突出鹦鹉惟妙惟肖的
叫声:“哈罗!哈罗!”
方  明  晓白,你看这两只鹦鹉!
晓  白  恩,好大的鹦鹉。尾巴短,头部圆,面部长毛,外貌平庸,但是……
方  明(接话)但是智商极高,是传说中能说话的鹦鹉,应该属于非洲
灰鹦鹉。
鸟  贩  哈哈,俩位帅哥真有眼力,我这是正宗的非洲灰鹦鹉,号称“最
聪明的鸟”。怎么样,有兴趣,价格可以商量。
方  明  老板,你好,我们是“绿眼睛”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工作人员,
这是我们的证件。
鸟  贩 (警惕)什么意思?
晓  白  老板,非洲灰鹦鹉被列为禁危物种,您这买卖不合法……
鸟  贩  去去去!不买就滚一边去!
晓  白  你怎么骂人啊?
群  众  这些鸟贩子胆子可大了,什么违禁动物都敢卖。
        广播电视里介绍过“绿眼睛”,一群年轻人,了不起!
        这两只灰鹦鹉就得交给“绿眼睛”!
鸟  贩 (急了,翻抽屉)什么绿眼睛红眼睛,都睁大眼睛看看,喏,看
清楚了吧?我有这两只灰鹦鹉的饲养证!快走,别在这儿挡我生
意!
晓  白  你?(压低声音)方明,怎么办?
方  明 (无奈)唉,走吧。他肯定钻了漏洞,我们暂时也没办法……
鸟  贩 (大声嘲讽)快走快走!什么“绿眼睛”,别在这捣乱了!
杨小小 (挤过来)你们是“绿眼睛”环保组织的?
方  明  是,我叫方明,他是晓白。
杨小小  我叫杨小小,这是我从贩子手里买下来的小鹿,前腿受伤了,你
们看该怎么办?
方  明  晓白,给我绷带。
晓  白  好。(打开急救箱)给!
方  明 (观察)这不是小鹿,是一只黄麂,属于省级保护动物……它的
腿大概被捕兽器夹断的。你在哪买的?
[黄麂微弱的叫声。
杨小小  我刚才经过花鸟市场大门,有个大胡子在叫卖小鹿,五花大绑的,
真残忍!他要价500,我掏遍口袋,只有308元,好说歹说,最
后警告他要报警,大胡子才卖给我……
晓  白  那大胡子呢?
杨小小  拿了钱就溜了。
晓  白  唉,妹妹,有人利用野生动物牟取暴利,也有人为了帮助人类的
朋友,付出财力和精力。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啊!
杨小小  我知道你们“绿眼睛”有专门的野生动物救护站,你们能救好它
吗?
方  明  根据以往经验,我们对救治受伤的黄麂没有太大把握。
杨小小  为什么?你们“绿眼睛”不是很有经验吗?
方  明  黄麂生性胆怯,而且脾气非常急躁,大多数黄麂被人逮住后会很
快死亡。有的虽然能带回家,但它不接受人类供应的食物,还拼
命挣扎……(停顿一下)这么说吧,很少有黄麂被人逮住后能成
活的。
杨小小  啊?可是它很乖啊,你看,它的大眼睛看着我呢。
方  明  晓白,搭把手,把它抬上车,运到救助站。
晓  白  让一下,我们抬它上车。
杨小小  我帮你们开车门……我能跟你们去吗?
晓  白 (顺口)好啊!
方  明 (犹豫)最好别去。
杨小小  为什么?
方  明  我们总部设在苍南县,救助站也在那,开车要一个多小时。
杨小小  我要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温州大学中文系大四学生,这学期
在温州电台实习。早听说“绿眼睛”大名了,跟你们跑一趟,也
算社会调查吧!
晓  白  呵呵,方明,让小小一起去吧。
方  明  到了仓南,就是下午了……你,怎么回温州?
杨小小  放心,本姑娘常在江湖飘,来去如风,不劳您费心。
方  明  那……好吧。上车。
杨小小  耶!开车——
        [救助车发动声。青春旋律的音乐起。
 
        [苍南县,“绿眼睛”野生动物救护站。外面有孩子们的唱歌声。
晓  白  到了。
杨小小 (奇怪)就在这?旁边好象是少年宫啊?
晓  白  对啊,苍南县政府给我们提供300多平米做“绿眼睛”的基地,
办公和野生动物救助站都设在这里了。下车吧!
[停车声。开车门,下车声。
晓  白  进门一直往后走,在后面的院子里
杨小小 (边走边说)恩,跟少年宫离得近也不错,正好可以给孩子们普
及环保知识……咦,这最后面有一扇大铁门,是什么?
方  明  (大喊)别过去!
[突然大狗狂叫起来。
杨小小 (吓一跳)哎哟,怎么还有恶犬啊?
方  明  什么恶犬?铁门上那么大的牌子写的什么看不见吗?
杨小小  本小姐左眼350度右眼250度近视,今天出门忘戴隐形眼镜了。
方  明  那我念给你听:绿眼睛野生动物救助站,内有猛禽,非请勿入!
杨小小 (不高兴地嘀咕)切,还有猛禽?有什么了不起?
        [朱强和阿林出来。
朱强、阿林  你们回来了。
晓  白  哦,介绍一下,这是杨小小,也是个见义勇为的救助者。
杨小小  你们好。
朱、阿  欢迎欢迎。
晓  白  这位瘦瘦的帅哥叫朱强,福建人;这个白白胖胖的帅哥是阿林,
“绿眼睛”就我们四位专职工作人员。
方  明  晓白,我和阿林带黄麂去检查。
晓  白  哦,你们去,我陪小小记者参观一下救助站。
杨小小  实习记者。
晓  白 (过来,唤狗)大黑,别叫了!小小,我们这大黑,可是藏獒的后代,专门看守救助站大铁门的。
杨小小  这里面有什么宝贝啊,还要藏獒看守?
晓  白  嘿嘿,一方面怕人不小心闯进去,另一方面,我们这还真有宝
贝……
杨小小  什么宝贝?
晓  白  (得意地)一条三米多长全身金黄色的黄金蟒,重20多公斤,
是我们的镇站之宝……
杨小小 (倒吸一口气)啊?蟒蛇?
晓  白  对,黄金蟒!还有一条一米多长的绿蜥蜴,三只黑天鹅,一只鳄
鱼,一只雄孔雀,一对猕猴母子,十几只猫头鹰和白腹隼雕,可
以说是一个“微缩版”的动物园……(开铁门)来,跟我进来。大
黑,让开。
杨小小  你们哪来这么多宝贝?
晓  摆  我们“绿眼睛”已经形成十分庞大的野生动物救助与举报网络,
有关动物保护的消息都会在第一次时间反馈过来。来源一部分是
受伤或者被偷猎的野生动物,比如你送来在这只黄麂;还有一部
分是市民提供的,比如黄金蟒,就是一个市民养的宠物,起先只
有几十厘米长,养了两年长到两米多,他不敢在家养了,又不能
随便丢掉,只好求助我们;还有的野生动物我们负责去接来,有
伤的养伤有病的养病,等它们伤愈并具有野外生存能力后,再放
归大自然。我们放生过最大的动物是一条鲸鱼呢!
杨小小  (有点迟疑)那……那黄金蟒在哪?没事吧?
晓  白  哈哈,放心,黄金蟒贵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享受破格待遇,在
专门的包间专门的温控箱里,锁着呢,而且,还有条小黑专门看
护它……你看,就是这间房子,你从窗户往里看……
杨小小  恩……(凑上前看)啊?看见了!一个大玻璃箱,里面金黄色的
一大团,怎么不动?(不禁哆嗦了一下)
晓  白  蟒蛇一般都比较安静。
杨小小  好大的蟒蛇啊,我这左眼350右眼250的近视眼都看见了……(又
哆嗦一下)得亏有藏獒看着!
晓  白  黄金蟒是缅甸蟒蛇的变种,成体可以长到8米。这条蛇从小人工
饲养的,不适合野外放生。这类宠物一旦逃跑或被主人丢弃,很
可能大量繁衍,对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影响,只能在我们这做镇宅
之宝了……
杨小小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有人养这个做宠物。
晓  白  咳,现在有人养一些“另类”的宠物。什么蛇啊,蜥蜴、鳄鱼甚至
蜘蛛。
杨小小  我想起来了,网络上有一新词:“爬友”,指的就是养“爬虫”类宠
物的人,他们觉得刺激,有个性。
晓  白  我可不觉得是个性。有些另类宠物,特别是野生动物可能有毒,
饲养者不小心会染上疾病。还有,野生动物如果有了市场,就会
有杀戮,这是我们担心的。来,往这边走。
杨小小 (走动)这院子不小啊,得有300平方吧。
晓  白  270。救助站承担野生动物治疗和野放训练工作,这里的笼舍根
据猛禽救助的标准建设,配有10个卫生室、隔离室、野放训练
笼。动物们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你看,黑天鹅有独立游泳池,
白腹隼雕有粗壮的树干供它栖息,猕猴母子俩有专门的大套
间……
杨小小  哈,那只小猴崽还在吃奶呢!
晓  白  这小猴和它妈妈是大年初一接到救助站的。
杨小小  它们怎么来的?
晓  白  咳,这母猴哺乳期大概饿狠了,大过年的,抱着小猴子蹿到村里
偷东西吃,被一帮看家狗围追堵截,逼到小溪边,猴子没学过游
泳啊,跑不了了,还被尽职尽责的狗们咬伤了。好在村民们有觉
悟,打我们的救助热线,让我们收容母子俩。等它们痊愈,再放
回山林。
杨小小 (惊叹)哇噢,你们这儿的故事真多!够精彩!
晓  白  那是,咱这救助站是固定的,但里面的动物却不断变化,旧的动物刚放回自然,马上又有新的进来。救助站从2003年创办以来,
已经救助了5000多只野生动物,其中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就
有600多只。救助站还是开展青少年生态教育的实践基地,在活
动期间向志愿者开放,有专员讲解介绍……
杨小小  哈哈,晓白你可真够专业的,态度也好,比那个方明热情多了,
这叫有亲和力!
晓  白  方明很好啊,他是我们的掌门人,我们都服他……
        [方明和阿林抬着黄麂进来。
方  明  晓白,把笼子打开,我们放黄麂进去。
晓  白  哎。(开笼子门)检查过了吗?
方  明  恩,是只母黄麂……已经怀有几个月的身孕。
杨小小 (跳起来)啊?是小鹿妈妈啊?!
方  明  是黄麂。
杨小小  好可怜啊,它吃什么?
方  明 (背书似的)黄麂,鹿科,分布于我国南方大部分山区,多于晨
昏出没,行动非常谨慎。听觉敏锐,胆小,怕惊动,稍有风吹草
动,就撞进稠密的丛林中隐蔽起来,它们的叫声似犬吠,但叫声
较尖细。以青草、树叶、嫩芽、野菜、野果等为食……
杨小小  那我喂它白菜,这里有白菜!
方  明  它不会接受你喂的食物,我们救治过10多头黄麂,但是大部分
都很难救活。
杨小小  我偏喂!啊?!它吃了!你们看啊,它大口大口地吃白菜了!
晓  白  这头黄麂怎么会接受人工喂养?奇怪!
阿  林  是啊,以前那些黄麂,到了这儿都是不吃不喝,没两天就死了……
方  明 (恍然)我明白了!
杨小小  什么?
方  明  这头黄麂接受人类的食物,很有可能是为了腹中的胎儿。它是妈
妈啊,动物是有灵性的。它是为了宝宝,想壮起胆子活下去!
杨小小  对对!你看,它不怕我们,一边吃菜叶,一边抬头看我们……哎
呀,它还用舌头舔我的手指,好可爱!
晓  白  太好了,这头黄麂对人类很友善,痊愈的希望就大。
方  明  晓白,它的前腿已经上药包扎了,它怀有身孕,照护要特别小心,
别受到惊吓。
晓  白  好的,我负责照顾它。
        [黄麂发出叫声。
杨小小 (高兴地)哈哈,看它吃的多带劲啊!多吃点,为肚子里的小
宝宝多吃点!
方  明  别再喂了,今天就喂这么多。
杨小小  真小气,多吃点白菜你都舍不得?
方  明 (噎住了)你……刚到救助站的动物,第一次喂食都要控制量,
掌握它的生活饮食习惯后再逐渐调整。
朱  强  方明不是小气鬼,我们这儿养的猫头鹰,每天要吃最新鲜的
肉,黄金蟒呢,要吃鸡肉,每个月买肉的钱都得好几千。
晓  白  是啊,“绿眼睛”是民间组织,没有政府资金投入,主要靠社会
捐助,还有各类奖项的奖金。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天天吃素,也
得保证这些动物吃的好!
阿  林  唉,我们好象一个多月没吃肉了吧?每次喂猫头鹰吃肉,我
都流口水。
[众人笑。
杨小小  哦,对不起,方大掌门,我错怪你了。
方  明  恩,你可以回去了。
杨小小  现在就走?
方  明  是,我们都离开,让黄麂安静休养。
杨小小  那你们呢?
方  明  我和晓白要把一只恢复健康的穿山甲,送到20公里外的森林公
园放生。刚刚有求助电话打进来,阿林去永嘉县接救一只蛇雕。
朱强留在这里接热线电话。
杨小小  那,我帮你们接热线不行吗?
方  明  在绿眼睛的所有工作,光有热情不行,志愿者必须经过专业培训
才能上岗。你要真有心,我们可以安排你先进行一些基础培
训……
杨小小  切,谢了!本姑娘自学成才!我走了,拜拜!(离开)
晓  白  哎,小小慢走!汽车站出门往左走500米。
杨小小 (又回来)对了,方大掌门,给我50元钱。
方  明 (一愣)啊?
杨小小  我买这头小鹿……
方  明 (纠正)黄麂。
杨小小  我买它时把身上的钱掏得干干净净,总不能让本姑娘一路乞讨
回去吧?
方  明 (掏钱)哦,给。
杨小小  算我借你的。拜拜!
        [杨小小唱着歌离开。
        [晚上。电脑开机声。
旁  白  那天晚上回到温州,我打开电脑上网,搜索有关“绿眼睛”的
资料……
杨小小  (念)野生动物紧急救援是“绿眼睛”野保工作重要组成部分之
一,接救受伤的野生动物是绿眼睛最为频繁的工作,举报回应率
为100%,他们的救助热线从最初的PB机到个人手机,现在已成
为24小时专职值班热线:4008805110。为更快到达现场,绿眼
睛在2006年启动了野生动物救助车……哈哈,伟大的网络,伟
大的搜索引擎,本姑娘自学,一点就通!(学方明的口吻)我们
“绿眼睛”,必须经过专业培训才能上岗……有什么了不起?对
了,我来人肉搜索一下那家伙!
[打字声。
杨小小  (边打字边自言自语)搜索……温州“绿眼睛”方明……哇噢,
出来这么多词条……
[音乐渐入。
杨小小  (念)方明,人物档案:16岁,创立环保组织“绿眼睛”;17岁,
捧回全球环保最高荣誉之一的“福特环保奖”;18岁,被联合国
和平大使授予“青年环境与人道主义项目”年度成就奖;19岁,
成为全国环保界最年轻的法人代表,同年获得国家级“地球奖”;
21岁,获中国首届“SEE生态奖”;22岁,再获“福特环保奖”。他
曾不顾危险拍摄盗猎者的照片,顽强追踪卖麂人的行踪,发起拯
救黑熊行动,通过媒体把“活熊取胆”的残忍行为予以曝光……My
Lady GaGa!这就是那个冷冷的家伙?!哼,不管他冷不冷酷不酷,
我救的小鹿在那儿,过两天我再去看看!
        [音乐起,报演职员表。
 
 
(第一集完)
 
第二集
 
        [音乐。汽车行驶声。
旁  白  周末,我搭上去仓南县的长途汽车,到了“绿眼睛”野生动物救
助中心,还没进门,就听见办公室里传来争论。
        [办公室里传来几个人的争论声。
晓  白  我看你是受不了苦,想逃跑!
阿  林  是我妈给我报的名,我还没去呢,不是想征求你们意见吗?
杨小小 (敲门)嗨,我来了!你们吵什么呢?
方  明  我们在开会。
杨小小  哦,方大掌门,还你钱!我打扰你们办公了?
阿  林  小小,他们在批评教育我呢。
杨小小  阿林,你怎么了?
阿  林  我妈总让我回家找工作。昨天她给我报名,报考幼儿园男老师。
晓  白  那叫“男阿姨!”!
朱  强 (咳嗽两声)话不能这么说,幼儿园补充男教师,能形成良好的
幼儿教育生态环境。
阿  林  哎呀,还是朱哥理解我!
晓  白 (讥讽地)听说那竞争还不是一般的激烈,两三百个人才能取一
个。面试还要考形体、舞蹈、唱歌,阿林你行吗?
阿  林  别小瞧人!方明说过,能在“绿眼睛”呆下来的人,到哪儿都能
干出个样!
方  明  好了,这个问题现在不谈。杨小小,你除了还钱,还有什么事?
杨小小  额……当然有!我要看我的小鹿!
方  明  黄麂!
晓  白  呵呵,你们俩真逗,总为个名字争。小小,我带你去……(边走
边说)它的伤很严重,但对人很友好,每次我喂它,它还用舌头舔我手指……
杨小小 (兴奋)我带了新鲜的菜叶!我还给没出生的小鹿宝宝带了个小
铃铛!
晓  白  我晕!你养宠物啊?
        [狗叫声,开铁门声。
杨小小  大黑,是我,别叫……(小声)你把那条大蟒蛇看好了就行……
晓  白  黄麂在笼子里休息呢……(紧张)不好!
杨小小  怎么了?
晓  白  它……好象流产了……
        [音乐。
旁  白  可怜的鹿妈妈流产了,它躺在地上,双眼一直盯着地上的死胎,
再也不接受我们的食物。这样过了一天一夜,鹿妈妈合上了双
眼……
[忧伤的音乐。
 
[晚上,小河边。几个人在挖坑掩埋黄麂。
杨小小  把它们埋在河边?
方  明  恩,河边是个土坡,我们对黄麂和胎儿进行了无害化处理。
杨小小 (拿铃铛)把这个小铃铛也放进去……(哭泣)鹿妈妈好可怜……
晓  白  小小,这头黄麂被救后活了一个多星期,已经是个奇迹了。
杨小小 (爆发)因为它是妈妈!它想活下去!该死的动物贩子!(痛哭)
阿  林  小小,回去吧。
杨小小 (哭)我不回!
方  明  让她哭吧。“绿眼睛”的人,哪个没流过眼泪?
[朱强吹起口琴,是那首略带哀伤的老歌《白桦林》。
阿  林  唉,朱哥又去河边吹《白桦林》了。咱们走吧。
方  明  我陪小小一会。
        [远处的口琴声。河水声。杨小小抽泣声。
方  明  给,纸巾。
杨小小  你也哭过吗?
方  明  我第一次为动物哭,也是一只小鹿……
杨小小  哦?
方  明  2000年,我上高一,放暑假去广州,暗访当地的野生动物交易
黑市……
杨小小  一个人?那时你多大?
方  明  一个人,17岁。
杨小小  什么感觉?
方  明  震惊。很多被打死的野生动物,就挑在扁担上当街叫卖……我在
那条街上呆了一天,像做噩梦……天快黑了,我跟着一个贩子走,
他挑着一只小鹿,小鹿的眼睛还睁得大大的,脖子上有一个枪眼,
慢慢往外渗着血……我梦游似的跟着他一直走,一直走,眼泪一
直在流,自己都没感觉……
杨小小  我的天!
方  明  那个贩子叫我别跟着他。我不说话,就跟着他,走了几个小时,
我要知道他住在哪里,好向公安局举报……那贩子最后吓坏了,
说我眼睛哭的红红的好吓人,把小鹿丢下就跑了……(有点哽咽)
我找个地方把小鹿埋了,坐了一夜……
杨小小 (吸了吸鼻子)你很喜欢动物?
方  明  我从小就喜欢看《动物世界》。动物多好啊,不会骗人,也不会
说谎。
杨小小  所以你成立了“绿眼睛”?
方  明  从广州回来,我把动物黑市拍的照片给同学看,他们也非常震惊,
我说学校里有音乐、美术、足球兴趣小组,为什么就没有做环保
公益事业的小组呢。我提议成立一个,大家说好啊,你出来牵头
的话,我们都参加。就这样,高二时我发起组织了“绿眼睛”。
杨小小  为什么叫“绿眼睛”?
方  明  眼睛是人的心灵,绿色代表自然的颜色。“绿眼睛”的含义是“决
心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人类的生存环境”。别看我们专职人员
只有4个,但现在志愿者已经2000多了。
杨小小  还有纸巾吗?
方  明  给。
杨小小 (吸吸鼻子,擦干眼泪)恩,好,你们的队伍壮大了,鹿妈
妈这样的惨案就该少了……(扔纸巾)
方  明  哎,废纸巾别丢地上……(弯腰捡起纸巾)放环保袋里,我
带回去处理。
杨小小  啊,不好意思,我忘了,还让你捡起来。
方  明  没事。环保环保,宣传得再多,不如弯下腰做来得实在。
杨小小  恩,你真不简单,网上那么多头衔,看来不是浪得虚名。
       [音乐,转场。
 
[初夏,知了叫声。欢快的音乐。
旁  白  刚进六月,阳光明媚得一塌糊涂。电台实习的日子五光十色,
社会新闻民生新闻八卦新闻目不暇接,有一天跟师傅去仓南
采访,接待单位安排了丰盛的工作餐,吃完饭桌上还有很多
菜,我突然想起“绿眼睛”那几个难得吃上肉的哥们,就统
统打包,大包小包地去了“绿眼睛”……
[“绿眼睛”野生动物救助中心。
杨小小  嗨!有人吗?快来接一下,累死我了!
晓  白 (过来)好香啊,什么东西?
杨小小  打包的剩饭剩菜,不过很干净,你们不会嫌弃吧?
晓  白  怎么会,正好饿了,朱哥,方明,吃大餐了!
杨小小  阿林呢?他不想吃肉吗,我特意装了红烧肉。
晓  白  他呀,不用吃肉了,他是秀色可餐!
杨小小  啊?
朱  强  阿林考上幼儿园男老师,走了。
晓  白 (边吃边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帅哥阿林要当男阿姨!切!
朱  强  其实,不怪阿林。大学毕业他就来“绿眼睛”做了3年,他
家几代单传,结婚房子都给他买好了。
晓  白  幼儿园那么多能歌善舞的女教师,他就发愁挑哪个住新房
了。哼,咱们好好干,等“绿眼睛”做大了,阿林没准后悔了!
方  明  我相信,阿林这几年没白干,他在幼儿园,也会把“绿眼睛”的
故事讲给孩子们听的,那不也是咱们的宗旨吗?
朱  强 (冷不丁接一句)从娃娃抓起。
杨小小  哈哈,乐死我了
        [笑声,电话铃突然响起来。
方  明  (接听)你好,这里是“绿眼睛”野生动物救助热线……什么?
有人在芦苇荡用录音机播放各种鸟儿的叫声?旁边有许多巨大
的网……对,偷猎者采用的是非常残忍的诱捕方式!我们马上赶
到!(挂断电话站起来)快,朱强,走!
朱  强  我去开车!
[俩人风风火火地离开。
杨小小  哇噢,像神风敢死队,好酷!
晓  白  嗨,这样的事多了!
        [电话铃又响。
晓  白 (接听)你好,这里是“绿眼睛”野生动物救助热线,请问有什
么需要帮助……桐山溪出现大批死鱼……好,我记录下来了,我
们会尽快组织志愿者去打捞……谢谢你的信息,再见。
[挂断电话。
杨小小  你也要出去?
晓  白  我得留在这儿值班!怎么办?天气这么热,溪水里的死鱼不尽快
打捞起来,会影响水质……
杨小小  我帮你值班!
晓  白  你行?
杨小小  本姑娘22岁,成年人,本科水平,实习记者,资质可以吧?
晓  白  呵呵,行,那我就去了,热线电话你不用接,我转到我手机上。
杨小小  啊?为什么?
晓  白  有些突发事件你暂时不会处理。
杨小小  那我干什么?
晓  白  你就坐办公室吧,整理整理资料。
杨小小  哼!我还是拜拜吧!
晓  白  那,你用胶管给猕猴的笼子洒水冲冲吧,天热,降降温。
杨小小 (惊喜)给小猴子冲凉啊?这事我拿手!
        [欢快的音乐。
 
        [救助站内,洒水声,小小的笑声,
杨小小  (笑)下雨喽!冲凉喽!小家伙!把爪子伸出笼子干什么?想抢
水管啊?!
[洒水声。小猕猴在笼子里上窜下跳,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声。
杨小小  你想出来玩?你个小不点儿,断奶了吧?整天关在笼子里,怪可
怜的……恩,院子里有大树,让你出来玩一会吧,就当锻炼身体
了……(开笼子声)嗨,哥们,我这是开后门哦,出来吧!
[小猕猴窜出铁笼,上树蹦来蹦去。大黑的叫声。
杨小小  哈哈,出来就上树啦?你就开心吧!我去办公室了。大黑,把门
看好!
[狗哼哼声,杨小小关大铁门声,哼着歌走开。
 
        [办公室,电脑打字声。屋外蝉鸣声。
旁  白  我在办公室里,把“绿眼睛”的精彩故事写得绘声绘色,图文
并茂地发到上网。傍晚时,方明和朱强筋疲力尽地回来了。
方  明  怎么你在这?晓白呢?
杨小小  他接到举报,去处理了。
        [外面大黑疯狂地大叫起来。
朱  强  大黑怎么这样叫?
方  明  去看看!
        [急促的音乐。狗叫。三个人跑到救助站,打开铁门。
杨小小 (惊叫)天啦——
旁  白  救助站的院子里,彩色的羽毛乱飞——小猕猴正骑在孔雀背上,
左右开弓手脚灵活地拔毛呢,孔雀疼得使劲摆动身子,大黑围
着它们俩嗷嗷大叫……
方  明 (大喝)快抓住它!
        [几个人跑上去抓小猴,忙乱声。
朱  强  让开,我用网子罩住它……(动作)哎,罩住了!
方  明  放进笼里……谁把小猴放出来的?
杨小小 (心虚地)我……我看它总呆在笼子里太可怜……
方  明 (生气)可怜?孔雀毛都给它拔了一半了!朱强,拿医药箱!
朱  强  哎,我去!(跑开)
杨小小  我,我能做什么……
方  明 (毫不客气)你走吧!
杨小小 (一愣,赌气)走就走!
        [音效,转场。
 
        [口琴吹《白桦林》的音乐。
旁  白  听说,那只孔雀最终抢救无效而亡。沉默寡言的朱强估计又要
吹起哀婉的《白桦林》了。孔雀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哪
知道小猕猴那么淘!我就不给您送葬了,我在这给您默哀了。
哼,那姓方的脸沉的吓人,吓得我不再敢去。一直到半个月后,
我在温州电台直播间外做导播,无意中听到新闻……
[温州电台直播间。
女记者  各位听众,这里是温州人民广播电台午间新闻,我是记者可为。
        前天傍晚,6名盗猎者运载600多只夜鹭幼鸟,在永嘉县杨家山
村被上百名村民截获。温州“绿眼睛”环保组织接到电话后火速
赶到案发现场,对山上鹭鸟的生死情况进行了及时调查。现在我
们连线“绿眼睛”成员晓白和方明,请他们介绍现场的情况。
[出晓白的声音。
晓  白  各位听众,我是晓白。我们刚到案发现场时,气温接近四十度,
环境非常恶劣。到处是小鸟尸体和乱飞的苍蝇,“绿眼睛”志
愿者和村民们冒着高温搜遍了山上的溪流、草丛、树林、山崖,
一共搜救到260只活着的幼鸟,这些小生命才巴掌大,羽毛还
没长起来,必须立即将幼鸟搜救回来进行人工饲养。
[连线采访换一个方位。
方  明  各位听众,我是方明!搜救过程中,我们又有重要发现,在山上 发现盗猎者藏匿夜鹭的窝点,屋里6个竹筐,装着400多具已经 完全腐蚀的夜鹭尸骨。我们因地制宜,把这个房子清理后,作 为饲养幼鸟的基地,由“绿眼睛”志愿者24小时轮流守护。 “绿眼睛”愿意担负全部救助工作,志愿者将守护在海拔400 米的深山,守护在260只小夜鹭的身边,竭力挽留每一只幼小的 生命!我就介绍到这儿。谢谢。 女记者  好,谢谢二位的介绍。听众朋友,这里是温州人民广播电台的午 间新闻。因为在深山,道路不通,车子上不去,没有食物来源, 志愿者天要走一个小时山路,到山下菜场买小鱼小虾喂幼鸟。气 象部门预报,明天我省沿海地区将迎来台风和暴雨天气,“绿眼 睛”环保组织向全省志愿者发出求助,请大家帮助收购鱼、虾送 到山上。我们的热线号码是…… 杨小小 (在导播间,猛地站起来)我去!我报名!我去!   [热线电话铃声此起彼伏。音乐。 旁  白  渴望飞翔的小鸟牵动了温州市老百姓的心,那段时间,电台接 听了很多关心小夜鹭的热线电话。而我,跟一帮志愿者顶着台 风上山了! [狂风暴雨声。几个人艰难上山。
杨小小 (惊叫)啊……伞吹跑了!
志愿者 (在前面大声喊)加油!快走,要到了!
众  人 (喊)加油!快走啊!
[风雨声。隐。
 
[屋内。幼鸟叫声。
晓  白  这些幼鸟很会吃的,要吃鱼啊虾啊小泥鳅,一天要吃几百斤。 杨小小 (笑着)它们“噶噶噶”地叫,好象在说:“我们要吃的,给我们
吃的!”
晓  白  小家伙,别抢,慢慢吃,还有呢!
朱  强  晓白,你来看!
晓  白  怎么了?
朱  强  这几只小夜鹭也病了,粪便的颜色很糟糕。
晓  白  恩,跟前几只一样。
杨小小 (过来)小鸟病了?
晓  白  恩。这几天,是小夜鹭的恢复期,它们会走路了,不安分地走来
走去,开始想拥有自己的地盘,就挤啊,挤啊,挤压时发生不必
要的伤亡。
朱  强  特别是台风来了后,很多小夜鹭病了。
杨小小  什么原因?
晓  白  还不清楚。方明带着几只生病的小夜鹭下山找兽医去了。
杨小小  难怪没看到他。
朱  强  一早走的,该回来了。
        [屋外风雨猛烈。
杨小小  他……不会有事吧?         [门开了,方明进来。 方  明(喘气)我回来了! 晓  白  快坐下!朱强,给方明拿件干衣服! 朱  强  哎。(动作) 方  明  这几只小夜鹭带回来了,还活着…… 朱  强  先把衣服换上。 方  明  找到病因了……(动作着)兽医说,夜鹭只吃淡水鱼……前几天, 咱们饲料不够,只好用带鱼喂,估计小夜鹭适应不了,就病了…… 喏,医生给配了药……(取药瓶)现在就给所有生病的小夜鹭喂 药……(站不住,跌坐下来) 晓  白  哎,你怎么了?怎么跌倒了? 朱  强  累瘫了。来,扶他躺一会。 晓  白  唉,一天跑一个来回,还是这样的天气……来,躺好。 方  明(小声地)难受……
杨小小 (凑过来)你今天是不是没吃饭?
方  明 (小声地)恩。
杨小小  我说啊,低血糖!肯定的!(掏口袋)我这有巧克力,快吃一块!
朱  强  对,吃巧克力!方明,张嘴。
方  明 (小声地)吃了……(吃巧克力)
晓  白  还是女生细心。哈哈,人家说英雄救美,方明你这是妹妹救你哦。
杨小小  方明,好点了吗?
方  明  恩。你带那几个志愿者回去吧,天晚了路不好走……(顿了一下,
真挚地)谢谢你来,小小。
杨小小 (不好意思)我……我会再来!放心,找遍大街小巷,我们也要
把淡水鱼凑足!
        [音乐。风雨声渐隐。
 
旁  白 “绿眼睛”们在山上日夜值班照顾小夜鹭,坚持了整整24天,终 于等来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小鸟们长壮实了,扑棱着翅膀等 待飞翔。 [山上。围观群众声,出一群孩子的笑声。
[晓白、方明、朱强等人惊喜地喊起来:“阿林——阿林来了!!”
阿  林 (大声)我把幼儿园小朋友带来了!
晓  白  哈哈,从娃娃抓起!
阿  林  小朋友们,看,这些小夜鹭马上就要飞起来了,大家为它们加油!
孩子们  加油!加油!
        [音乐渐入。
方  明 (大声)好,准备放飞!5,4,3,2,1——放!
        [一群小鸟起飞的声音。音乐。
孩子们 (欢呼)飞起来啦!飞啦——
 [音乐起。报演职员表。   (第二集完)
 
 
 
第三集
  [秋天,大雁的叫声。音乐。
旁  白  秋风起蟹脚痒,金秋带着肥美的收获到来了,可我在电台实习
结束后,工作单位没有着落。闲着没事,我呆在“绿眼睛”的
时间越来越多。
杨小小  哥几个帮我出出主意啊,我在家窝俩月了,老爹老妈说找不到工
作就继续念书,他们养得起!硕士念完念博士,难道我要一直念
到烈士?!
晓  白  哈哈,念到圣斗士吧!
杨小小  去!真不行我就加入你们吧!
晓  白  不行才上这儿?咱这又不是收容站!虽然目前硬件还不行,但软
件好啊,个个越来越专业化。
杨小小  切,方明大学都没上,不也做的风生水起?
朱  强  方明是为“绿眼睛”放弃高考的。
杨小小  哦?
朱  强  根据中国“民间组织管理”相关规定,在校学生不宜发起社会组
织。在大学和“绿眼睛”之间,方明选择了后者。
杨小小 (惊叹)难怪,他小小年纪就当了掌门!对了,方大掌门上北京
领奖,该回来了吧?
方  明 (在门口)我回来了!
晓  白  哈,曹操到!
杨小小  奖杯呢?欣赏欣赏!
方  明 (开箱子)给!
杨小小  阿拉善SEE生态奖……金碧辉煌啊。
朱  强  来,放展示柜里!
杨小小  掌门的,出去领奖,人家该惊讶你掌门年轻吧?
方  明  很多人更惊讶我是温州人。他们说:温州人会做公益事业吗?唉!
晓  白  切,好象温州人只会赚钱呀!
方  明  颁奖时,你们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吴敬琏怎么说?
杨小小  说什么?
方  明  他说:(清清嗓子,模仿)我很高兴看到温州的年轻人站在领奖
台上。谈到温州的经济,就看到中国经济的希望和未来,但是,
一个城市光有经济增长就是健康的吗?不,惟有这个城市的年轻
一代能够认识到经济发展同时也要有社会的发展,才是和谐社会
的希望!
[朱强突然在一边喜极而泣,哽咽起来。
众  人  怎么了朱强?
朱  强 (强忍着哽咽)没、没什么……
小  小 (小心地)朱强,你没事吧?你说呀?别让我们着急。
朱  强  没……我、我是看到了希望。
方  明 (沉稳地)朱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长期呆在野外,和动物打
交道,工作经验积累不少,但情感上缺失,甚至和现实生活脱节,
我有时也怀疑,我们能坚持走下去吗?可当我走上台领奖,面对
那些温暖的眼神,我有一种感觉,那是被认可,被激励……就像
朱强说的,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但一步一步地,前面总能看到
希望。
晓  白  恩,这么多年,24小时受理野生动物救助热线,随时准备出动
救助,一得到偷猎者的线索,就立即上山,在山上一蹲就是十多
天。咱们都成了野生动物贩卖者的“眼中钉”,上次朱强去野味
餐馆暗访,差点被群殴……我都不知道我们怎么走过来的。
朱  强 (咳嗽两声)挨打是小事,在“绿眼睛”工作的前两年,咱们没
拿过一分钱工资,生活费全靠兼职,最困难的时候,半年只
有一千元生活费,整整一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甚至还跟家里
要钱做经费,父母怎么能理解我们呢?
方  明  可是2003年以后,我们每年能争取到几万元经费,每人每月
   有一千元工资,不再跟家里要钱了。
朱  强  我是举例。要想父母支持,首先要养活自己,不伸手要钱,才
能让家长放心。很多志愿者都面临着家人的反对,社会的不理解,
短期还可以克服,时间长了肯定不行。我们可以节衣缩食,可
以暂时不花前月下儿女情长,不买房子不享受生活,但救助
动物需要钱啊!
晓  白  对,你们回想一下,原先,一个青年企业家机构那里给咱提供
了一个免费的办公场地,那机构里大多是“富二代”,好家伙,
对比太强了!人家香车美女,我们呢?买个盒饭都要分两顿吃。
那些“富二代”还策反我们的志愿者,把人都一个一个挖走了!
唉,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杨小小 (兴奋)说的好!方大掌门,弟兄们都掏心窝子了,你呢?
方  明  阿林离开后,我也在想,难道志愿者就必须做苦行僧吗?不!我
们不要做可可西里那样的悲剧英雄!如果我们一直过得那么苦,
别说我们自己忍受不了,谁还会有兴趣加入我们呢?所以,我们
要做的更好,还要做些环保项目研究,这样可以向一些大型的环
保基金会申请项目基金,以后资金就会充裕些,才能改善个人生
活和工作条件!而且我相信,政府也会越来越重视环保。
杨小小  对,我希望,若干年后,你们都是成功人士!今天的辛苦,
都只是将来你们接收媒体采访时炫耀的谈资。(学老头子的
口气)想当年我们创业的时候啊,事业清贫,爱情空白……
       [众人笑。
[手机信息提示音。
朱  强  (打开手机)四只白天鹅从天而降,停在福鼎城关的桐山溪畔嬉
戏玩耍。市民成群结队,观赏白色精灵……我老家朋友来的信息。
我老家在福鼎!
杨小小  哇,白天鹅?你老家那儿生态不错啊!
晓  白  桐山溪?我知道,溪边就是104国道……
方  明 (警惕),白天鹅在人群密集区的河流里出现,可能会有危险。
朱  强  我们赶过去?
方  明  尽快!晓白,准备帐篷和药品!
晓  白  好。(离开)
朱  强  我去开车!路我熟!
方  明  好。我来给志愿者们发信息,随时待命。
杨小小  我也去!
方  明  你?
杨小小  求你了!我当过实习记者,好歹也算媒体人士啊!我带了笔记本
电脑,能无线上网!也许有用!
方  明  那……走吧!
[紧张的音乐,救助车呼啸而去。
[音乐中,隐隐一声枪响。
杨小小 (喃喃)我,我好象听到枪声了……
晓  白  你第一次参加任务,紧张,幻听……不过,有时候就像打仗!
方  明  朱强,开快点!
朱  强  是!
        [音乐。汽车加速。
 
旁  白  我们怀着兴奋的心情赶到福鼎桐山溪,清澈的溪水上,只有三
只白天鹅在静静地游动,没有引吭高歌,没有展翅飞舞,似乎
带着一丝落寞和忧伤。
方  明  怎么只有三只天鹅?
群  众  下午四点多钟,听到一声枪响……
杨小小  啊?
群  众  有人说,看到两个人抬着一只天鹅跑了。
杨小小  这……太可恶了!
朱  强  我们来晚了,肯定是偷猎的人!
男青年 (小声)啧啧,天鹅肉什么味道?
女青年  嘿嘿,抓回去立冬进补。
男青年  哼,瞧我的,我一个小石块就能打中天鹅!
[朝远处扔石块。
同  伙  还是看我的!我下河去抓!
[趟着溪水下去。
杨小小 (大叫)回来,别去!不能抓!
方  明  天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你这是违法行为!
众  人(一起喊)回来!不许抓!
同  伙(悻悻地回到岸上)大呼小叫地吓谁啊?不抓就不抓!
众  人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
男青年  阿波,咱们走!
同  伙(临走嘀咕了一句)哼,不信晚上你们还守着……咱们晚上来!
[几个人走开。
杨小小  听见没?他们还想晚上来!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天鹅随时有危
险!
方  明  我们留下来。两人一组,守着河两岸,看好这三只天鹅,还要关
注岸边人群的举动……
晓  白  呀,那边有几个小孩要下水,我去看看!(跑开,边跑边喊)快
上来,吓跑了天鹅可怎么办?要看天鹅就站上面看吧……
杨小小  我去河对岸!(跑开)
朱  强  我来搭帐篷!
        [几个人跑动声。音乐起。
群  众  这几个年轻人忙什么呢?
看他们的车,还有衣服上,都写着“绿眼睛”。
       “绿眼睛”?好象是一个环保组织。
        天快黑了,他们不会晚上住在河边吧
我看啊,都是吃饱了饭没事干的小孩!
        啧啧,这些小年轻!
        走吧,回家吃饭了……
        [群众散去声。
 
        [晚上。溪水流动声。
杨小小  唉,围观的人少了,咱们可以稍微轻松点。
方  明  晚上更得当心。天鹅很敏感,晚上十点前国道上车流量比较多,
我去公路边站着,有车子路过,提醒他们熄灭车灯,缓慢通行,
别惊扰了天鹅。
朱  强  我把闹钟设定半小时响一次,万一不小心睡着了,也好马上醒来。
晓  白  我去买干粮,备战备荒。
杨小小  我……我就守着溪边吧,做记录。
[电脑开机,打字声。音乐。
杨小小 (边念叨边打字)11月10号,晚上8点,福鼎市郊桐山溪……
200多米宽的河床,在月亮照射下发出淡淡的光……三只白天鹅
在溪中央低头觅食……它们不敢靠近水草更丰美的岸边……就
在白天,一只雄性白天鹅被人猎杀,幸福的一家四口现在只剩下
了天鹅妈妈和两只小天鹅……两个帐篷,4个人,24小时轮流值
班,我们开始了守护天鹅的行动……
        [音乐继续。
 
[夜深了。溪边。朱强在吹口琴。
[杨小小轻轻地打起呼噜。
[刺耳的闹铃声。
晓  白  小小!你睡着了?
杨小小 (惊醒)哎呀!困死了,才喝的咖啡,一点没作用,看来本姑娘
神经比较坚强。
晓  白  我看你是神经麻痹!
杨小小  你呢?你是猪坚强!这些天咱们没睡过一个好觉!
方  明  别闹。有一个头疼的问题。
杨小小  什么?
方  明  天鹅特别忠贞,雄天鹅被杀害了,雌天鹅会不会绝食?
[沉默。
杨小小 (坚决地)不,不会!还记得我救的那只小鹿吗?
方  明  黄麂。
杨小小  剩下的这只是天鹅妈妈,它还有两个孩子。为了孩子,它会活下
去的!
方  明(沉吟)有道理……现在,我们主要是寸步不离守护好白天鹅,
做好栖息记录。
朱  强  对,除非白天鹅飞走了,或者当地采取了长期有效的保护,不然
我们不能走!
杨小小  是啊,你看白天多少人围观啊。
方  明  我在想,我们不可能永远都守在白天鹅身边,要想它们安然无恙,
得让当地老百姓自发地去保护它。
杨小小  对,这么多人来看天鹅,我们可以印刷保护白天鹅的宣传单,发
给市民。
朱  强  我带了望远镜,架设起来,让大家远距离地欣赏。
晓  白  我们可以做详细解说,告诉大家白天鹅的习性,有多么珍稀。
 
        [清晨。动感的音乐中,志愿者们忙碌的场景。
方  明  晓白,横幅拉在河边!对,像警戒线一样!
杨小小  朱强,标语写好了?我去贴起来!还要写个“禁鸣喇叭”的交通
指示牌……
[几个人来回奔走:“朋友们,为了白天鹅的安全,请不要大声
说话!不要趟水走近!不要在附近溪里垂钓!”
        [一些群众陆续加入。
群众甲  姑娘,要我帮忙吗?
群众乙  小伙子,我帮你拉横幅!
方  明  谢谢,谢谢。
群众丙  咳,你们温州的志愿者跑到福鼎来保护白天鹅,本来是我们的事,
让外地人做了,多没面子!
杨小小  呵呵,保护动物,是大家的事!
        [音乐继续。人越来越多。
[人群中,志愿者在做讲解。
朱  强  目前我国只有3种天鹅:白天鹅、小天鹅、疣鼻天鹅。天鹅冬季
飞到长江以南过冬,天暖了再回到新疆、内蒙古一带。其中白天
鹅的数量最少,最为珍贵,很少在我们福鼎出现。这几只天鹅很
可能是短暂停留,然后南下过冬,也有可能选择在此停留不再南
下……
群  众  大老远地从北方飞来?留下来就好了!让孩子们见识见识!
        哼,天鹅哪敢留下?都被那些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惦记上了!
杨小小  是啊,天鹅雌雄成对生活,一夫一妻相守到老,幼鹅总是与双亲
生活在一起。这次来福鼎的白天鹅,应该是一家4口。白天鹅喜
欢群居,当其中的一个伙伴失踪后,其它家庭成员会在原地等待。
群  众  难怪,天鹅刚来的时候,可神气了!四只天鹅组成一队,一会儿
引吭高歌,一会儿展翅在水面上飞翔,可漂亮了。少了一只后,
它们就蔫了。
天鹅也有灵性,它们没离开,大概是在等同伴回来吧?
这么温和美丽的动物,杀害它们太残忍了!
[方明在一边不停地接听手机电话。
方  明  是,情况是这样……欢迎你们来参与……参与的人越多,关心的
人越多,这三只天鹅就越安全……谢谢!
[旁边有两个人经过,议论。
女  人  不就是几只野鹅吗?干嘛费那么大力气保护?
男  人  你知道什么!如果动物生存不下去了,我们人也不行了!
杨小小  你听那个中年人的话,很有道理呀!
方  明  其实,一些专家说的话,老百姓也会说。只是我们得去尽量激发
他们的这种意识。
晓  白(过来)方明,来溪边看天鹅的人越来越多了,今天就超过了2000
人。我们印的传单完全不够发。
方  明  再赶印5000份。
[几个志愿者跑过来。
志愿者 “绿眼睛”的朋友,我们是福建的,我们来了!
温州知道消息的志愿者也在赶来呢!
我们一起守护天鹅!
        [人声隐。音乐起。
 
旁  白  越来越多的人自发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有一天,一对白发苍苍
的老夫妻搬来小板凳,坐在溪边守了一下午。
老婆婆  姑娘,你去歇歇。我们帮你看一会。
杨小小  阿婆,这里有风。
老婆婆  没事,我们老人穿的多。活80多岁了,还没见过天鹅呢。
老爷子  这天鹅大老远地从北方飞来,守着它们,是我们的福气。姑娘,
你去歇着吧!
[警车开来。警察下车声。
警  察  你好,请问这里谁负责?
方  明  我是“绿眼睛”的法人代表,我叫方明。
警  察  你好。福鼎市政府得知你们保护白天鹅的行动,安排我们到现场
和你们研究保护措施,在附近3公里河段拉起警戒线,禁止群众
惊扰白天鹅。
方  明  太好了,!谢谢!
警  察  呵呵小伙子,你们影响不小啊!听说市政府还专门召开了会议,
商议如何保护白天鹅。会上决定,暂停这一河段的防洪堤修建工
程。
杨小小  哇噢!
       [有车子开来声。
警  察  你们看,那边来的是福鼎市交通局局长!他也来当志愿者了,在
路边拉警戒标志。
方  明  我过去帮忙!
        [手机铃声响。
杨小小  (接听)喂……是可为老师?对,对,我现在就在现场……电台
要现场报道?好,好,我可以!(清清嗓子)我准备好了,开始!
        [转成收音机的声音。
主持人  温州人民广播电台,这里是午间新闻。一只越冬的白天鹅惨遭猎
杀,温州环保志愿者跨省赶往福建福鼎全天守候。下面请听本台
实习记者杨小小发来的连线报道:天鹅殇刺痛“绿眼睛”。
杨小小  各位听众,我是实习记者杨小小。11月10日,四只白天鹅从北
方飞到福建福鼎越冬,但刚呆了一天,一只白天鹅就遭到偷猎者
的毒手。不能再让剩下的三只白天鹅受伤了!志愿者们自发组成
了“天鹅护卫队”,迅速赶到福鼎,24小时守护在天鹅栖息的
溪边。志愿者的行为打动了当地居民,他们也加入到护卫队中,
争当“天鹅卫士”……
半个月的日夜守护,3只白天鹅再也没有受到伤害。11月24日,
白天鹅飞离福鼎,但天鹅的故事会久久记在人们心里。很多人说,
在十几天时间里,是白天鹅给福鼎市民上了一节环保课。
[电波声隐。
 
[“绿眼睛”总部。笑声。
晓  白  恭喜小小,被电台聘用了!
杨小小  嘿嘿,是“绿眼睛”的行动给我这块金子发光的机会啊!
方  明  机会是给有心人准备的。
杨小小  那我现在来模拟一下准记者的采访。(清嗓子)请问晓白,在“绿
眼睛”坚持这些年,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晓  白  忙,而快乐着!
杨小小  朱哥,该你了!
朱  强  痛,并希望着;
杨小小  方大掌门,你呢?
方  明 (思索一下)远,但坚持着!
        [音乐渐入。
杨小小 (重复)忙,而快乐着……痛,并希望着……远,但坚持着!
        [静默了一小会,四个人突然同时大声说:“坚持,就是胜利!耶!”
    [青春旋律的音乐起。
 
 
(剧终)
 

责任编辑:本站综合
1.凡未标注为本站原创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2.若您发现本站文章侵犯了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尽快处理。